viven

楼诚.丹心如故——开花de潘

怎么说呢,猛的一看吓死我了。不会死的阿诚,总是血淋淋的切割自己的阿诚,曾经把自己刨开淘的空荡荡的阿诚。以及,与阿诚OOXX后同样不会死的明楼。明楼抱着阿诚的心脏远走法国是什么样的心情呢?那颗心脏会不会成长为一个完整的阿诚?还是永远只是一颗会跳动的,会用跳动的节奏念着“明楼”的心脏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