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ven

从龙——七茭白

生活不易,要想心火不熄,就得竭尽全力。
这句话送给陆德海,更送给所有人。
我以为陆德海是田文静,却原来他是……
当年陛下倾天智力把他拎进朝廷,未免他被掣肘,还特意扶植了一个家族,只为给他出一等品评,指望他匡扶社稷。可他却早早占了立场,把他大贤能,拿来博蝇头利。
你只一匡之力,何以寄天下。你若藏大贤能,就必有匡扶之时。
初听此话,正值他被贬谪,他只听到了前半句。心灰意冷回乡治水,他一个人带着妇女老人治了一条河。
皇上送来了一等品平,他才知道那后半句所言非虚。
可他终究还是趟了那蹚浑水。
他以为皇帝磋磨他是为了让他知道为官之道,可他以为的为官之道却背叛了帝王的简拔。他站到了世家大族一边。
那本是许给他的擎天之功,那本应属于他的三公之位,终究还是雨打风吹去。

评论